協會介紹
 

 

“大防腐”系列專論之一:

 

創建大防腐工作體系 推動行業跨越式發展

任振鐸、董德岐

中國金屬防腐集團有限公司

綠色經濟、循環經濟、低碳經濟是全人類共同追求的最佳經濟發展模式。綠色、循環、低碳強調的重點和指向不同,但都是在努力追求地球上有限資源消耗的最小化,效益最大化,污染物和CO2等溫室氣體排放的最低化,人居環境的最優化,保護地球、保護人類賴以生存和子孫后代持續發展的環境。從1973年開始,各國政要奔走于斯德哥爾摩、里約熱內盧、京都、巴厘島、哥本哈根,共商與人類生存和發展休戚相關的應對全球氣候變化的大計。2009年9月22日胡錦濤總書記在聯合國氣候變化峰會上承諾,中國要高度重視和積極推動以人為本、全面協調可持續的科學發展,提出了建設生態文明的重大戰略任務,堅持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基本國策,堅持可持續發展道路,在加快建設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社會和創新型國家的進程中,不斷為氣候變化作出貢獻。

人類不可能消滅腐蝕,做好防腐就是對綠色、循環、低碳經濟的貢獻。自然界存在大氣、淡水、海水、土壤和微生物等腐蝕介質和腐蝕環境,人類的活動、修建的各類基礎設施和裝備無不與其中一些腐蝕介質和腐蝕環境親密接觸,時時處處產生腐蝕,消耗大量資源,排放大量污染物和有害氣體,造成每年3~5%GDP的巨大經濟損失,相當于當年自然災害損失的4~5倍,鋼材銹蝕報廢3000~4000萬噸。腐蝕的普遍性、漸進性、隱蔽性和破壞的突發性也威脅著人類生命財產的安全,除災害損毀、人為因素(如戰爭、設計不當、偷工減料、操作失誤等)外,腐蝕是最大、最主要的元兇。人類不可能消滅腐蝕,但可以采取先進的科學的防腐蝕措施,來控制腐蝕,延緩腐蝕進程,延長設施和裝備的使用壽命,其結果就是減少資源的消耗和污染物的排放,就是對綠色、循環、低碳經濟發展模式的貢獻。

防腐蝕是一門多領域、多學科的新興的綜合性的邊緣學科。任何基礎設施和裝備,材料不同、結構不同、受力作用不同、材料組合不同,在復雜多變的腐蝕環境和使用條件下,有著不同的腐蝕破壞的機理,需要采取不同的防腐蝕措施。以跨江跨海大橋為例,其所處腐蝕環境十分復雜,腐蝕介質眾多,橋體結構和所處位置不同,腐蝕形態各異,涉及多個學科,因此必須綜合考慮包括選材選料、連接方式、結構組合、涂裝工藝、電化學保護、包覆技術等在內的有針對性的防腐蝕措施,這不是單個行業、單一專業的問題,需要多行業,多專業、多學科的合作。環境評估、設計、研制、耐蝕材料、建造、使用、安全性評估、維護直至報廢的每一步是否恰當合理,前后環節的連接是否相合相扣,都直接關系到設施和裝備的腐蝕進程和使用壽命,杭州灣跨海大橋按其腐蝕環境相應采取了13種防腐蝕產品技術和監測方法。跨江跨海大橋現在設計壽命一般為100-120年,對耐蝕涂裝體系有很高的要求。一次涂裝保100年,目前技術還達不到,但只要行業、專業聯合行動,每次涂裝有效期長一些,從三、五年延長至10年、20年,甚至30年,是完全可能的。

在役的設施和裝備如納入大防腐工作體系,效益也是十分明顯的。中原油田堅持“抓系統、系統抓”,進行全面系統腐蝕控制,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船艇的甲板及艦體腐蝕嚴重,采用高速電弧噴涂等系列技術進行防腐處理,可使艦船防腐壽命延長至15年以上;地下金屬管道增加電化學保護,可以大大延緩腐蝕速度,使用壽命延長2~3倍;火電機組進行系統的腐蝕監測,只要循環水中加入適量的緩蝕藥劑,就可以大大節約煤炭和水。即使一些腐蝕了的廢舊裝備,如能利用國外已經廣泛使用、國內已經起步的再制造防腐蝕技術,就可以充分挖掘腐蝕裝備中蘊含的高附加值,賦予裝備新的生命,最大限度地保障裝備的循環利用,具有顯著的節能環保特色。還有不少在役的設施裝備,按新要求加裝新裝置以后,可能出現新的腐蝕問題。如電廠為環保加裝濕法脫硫裝置,使干排氣煙囪的腐蝕更為嚴重,如只采取頭疼醫頭、腳疼醫腳的辦法,只能治標,不能治本。只有把電廠工程當作一個大系統,從大防腐入手,多領域、多專業聯手才能找到工藝更科學、成本更合理、施工更簡便、運行更可靠的防腐蝕措施。由此,也可看出腐蝕問題解決得好,可以推進新技術的應用;相反,就可以延誤、妨礙高新技術的發展。

在現實工作中,許多設施和裝備的防腐,設計單位、科研單位、施工作業單位、檢測單位、使用維修單位,分屬不同行業、專業,彼此獨立,各管一段,不相銜接,只要某一環節防腐蝕稍有疏忽,措施不到位,即使其他環節的防腐蝕做的再好再完善,正如千里之堤,毀于蟻穴一樣,也依然會影響、縮短設施和裝備的使用壽命。輕者浪費資源,加大維修成本,重者累積成重大事故。客機部件腐蝕斷裂而墜毀、游泳場館頂棚銹蝕而突然坍塌、航天飛機橡膠密封圈腐蝕失效升空時突然爆炸、橋梁因腐蝕垮塌、水庫在急需泄洪時閘門因腐蝕不能啟動、液化氣儲罐腐蝕斷裂爆炸、化工廠乙烯原料儲罐硫化物腐蝕引發火災等事故曾有發生;埋地輸油、氣、水等管道、管網因腐蝕泄漏,企業內管道、設備跑冒滴漏時有發生;有些國家重點工程,采用的是國際一流耐蝕材料,但由于施工涂裝工藝沒嚴格按標準進行而過早出現腐蝕脫皮,加速腐蝕,增加維護成本。因此建立統觀全局、統籌安排、相互銜接的大防腐工作體系是十分必要的,是防腐行業從單個環節推動向系統創新驅動的重大轉變。

大防腐工作體系是對新建或在役的設施、裝備,以控制腐蝕,確保乃至延長安全使用壽命,并挖掘其附加價值為目標,將設計、研發,直至使用維護、再制造的相關各方連成一個整體、順暢運行的工程體系。其內涵為:

1、“五全”,即全力,全員,全面,全過程,全方位。

全力:體系涉及的行業、專業、企事業單位多,頭緒多,要不怕困難,全力推進。

全員:體系內每一位工程技術人員和作業人員,都要以主人翁的態度,高度的責任感,為共同的防腐目標,保質及時完成本職工作,為體系的順暢運轉主動協作。

全面:防腐蝕觀念深入人心,防腐蝕措施到位,不留死角,不允許任何薄弱環節的存在。

全過程:腐蝕控制貫穿于設計研發,直至無使用價值、徹底報廢的全壽命周期。

全方位:設計研發、生產使用、安全評估、教育培訓、檢測監督、經濟評價、科學管理的各個方面,服從于腐蝕控制的最佳目標。

2、“三聯”

即政府與協會聯動,行業與行業聯合,專業與專業聯手,形成多單位協同作業、密切合作的工作體系,實現科學性、技術性、經濟性和安全性俱佳的腐蝕控制。

3、“五嚴”

即嚴格的標準,嚴格的工藝,嚴格的作業,嚴格的監督,嚴格的管理,“精心”兩字貫穿全過程。做好上述要求,才能體現大防腐工作體系的本質要求和優越性,防腐蝕效益才能最大化,設施或裝備的長壽命安全運行才有堅實的基礎。

制造業中,造船工業最能體現大防腐工作體系的內涵。鋼鐵制成的船舶長年航行于茫茫大海,處于嚴酷的、十分復雜的腐蝕環境之中,各種腐蝕介質的侵蝕對船體的不同部分發生不同機理和形態的腐蝕,帶來很大損害,船體強度下降到一定程度,就難以抵御海洋風浪對船體的巨大沖擊,而引發海難事故;各種設備如海水管系腐蝕到一定程度,就不能正常工作,影響船舶的在航率,甚至影響到船上人員和整船的安全。英國海洋工程運行公司分析,在船舶所有設施失效的事故中,33%是由腐蝕造成的。因此船舶的防腐直接關乎航行安全,關乎船舶壽命長短,如果采取的防腐蝕措施使腐蝕速度減低為原設計腐蝕速率的1/10,則船舶的壽命將延長10倍。反之,如果腐蝕速率為原設計的2倍,則船舶的壽命將縮短一半,兩條船當一條船使用,造成嚴重的資源浪費和腐蝕污染物的排放。因此造船工業把防腐蝕擺到極為重要的位置,要求十分嚴格,從鋼材落料加工前開始,一直到交船,整個造船過程均貫穿了防腐蝕即使用合適的防腐船舶涂料和電化學保護技術,嚴格的施工涂裝工藝,科學的項目管理,精密的檢測和監督,形成環環相扣的系統工程,才保證了其配套的合理、施工的科學和質量的上乘。

創建大防腐工作體系是協會的追求。中國金屬防腐集團有限公司從1985年成立以來,始終在為控制腐蝕,為節約資源、保護環境進行著不懈的努力。協會第一任理事長、原國家化工部副部長潘連生同志就明確,防腐蝕行業基本功能是節約資源,合理利用資源,提高資源利用率。要求通過各種技術措施,提高材料的防腐性能,適應需要,減少腐蝕損失,延長材料使用壽命,節約資源,保證安全生產,降低對環境的污染。協會提出了全力、全員、全面、全過程、全方位控制腐蝕的口號,實施科技發展創新、標準化服務、人力資源、品牌戰略和誠信社會責任五大工程,發揮協會在行業中的指導核心作用。2005年11月第五屆協會理事會王印海會長明確要求“以大防腐蝕的視角,打破行業限制,從設計、生產制造、貯運施工、操作運行、日常維護等五個方面,教育、科研、管理、經濟評價等四個環節對各種腐蝕進行全方位、全過程控制,使防腐蝕工作從消極治標的被動局面轉變成積極治本的主動局面。2009年4月在第四屆中國國際腐蝕控制大會上根據全球經濟發展的趨勢和新一輪科技革命的前沿目標,第一次提出了“綠色防腐,科技防腐”的行業發展理念和發展方向,“綠色防腐”是目標,是轉變行業發展方式的總體要求,“科技防腐”是手段,是實現“綠色防腐”的途徑。“綠色防腐,科技防腐”受到廣大防腐蝕企業和防腐工作者的歡迎和響應。反映了行業發展本質要求和歷史責任。2010年5月31日協會的第六次會員代表大會上,新任會長任振鐸再一次提出,全行業要積極投入綠色、低碳經濟新一輪科技革命,加強從設計建造開始的全生命周期管理的大防腐工作思路,全力、全員、全方位、全過程推行全面腐蝕控制,實現行業的持續健康發展,為免受和減少腐蝕危害,保護人類、資源、環境和安全而努力奮斗。大會向全行業發出了《深入開展科技創新年活動的倡議》,在倡議中希望上下游企業積極合作,逐步構建大防腐工作體系。

社會要進步,經濟要發展,行業要振興,都離不開腐蝕控制。中國金屬防腐集團有限公司主席團主席、高級副會長、中國工程院徐濱士院士說:以往裝備的設計、制造、生產、使用、維護幾個階段,彼此之間是相互獨立的,這樣造成了腐蝕控制問題不能得到系統考慮。他又說,腐蝕控制是一項重大的系統工程,應統籌裝備的各階段,制定符合中國國情的腐蝕控制戰略。長垣、蕭縣、沁陽、紹興、鹽城等防腐蝕產業比較集中的地區,已經出現了多專業作業一體化,設計、施工一體化、設計——原材料生產加工——施工一體化等大防腐工作體系的雛形。我們深信大防腐工作體系的建立,必將有助于腐蝕控制的系統性,有助于腐蝕控制戰略的制訂。我們將吸納各方面人士專家,組成大防腐工作體系建設推進指導小組,全力推進,分類指導,逐步完善,以實現“綠色防腐 科技防腐”。腐蝕既是損失、引發災難,又是一座金礦,是需要去挖掘的豐富寶藏,只要我們堅持不懈,創新大防腐工作體系,聯手努力,就一定能實現行業跨越式發展,為每年挽回30~35%腐蝕損失,即3000億元~3500億元的戰略目標,為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社會的建設作出實實在在的貢獻。

 

(版權所有  轉載請標明出處)